特别是,当前特斯拉的整体发展并不那么乐观。尽管公司去年实现了上市来首次连续两季度盈利,但仍未摆脱全年亏损的困境,2018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-9.76亿美元。

眼下,中国经济需要解决的中心问题已从“有没有”转为“好不好”,高速度增长时期形成的一整套政策体系、标准体系、统计体系、绩效评价和政绩考核制度,愈发不适应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要求。中共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“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”,并指这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中国发展的战略目标。可见,改革制度“指挥棒”,势在必行。因而在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正式破题之年,改革亦是题中应有之义。